30

Oct

2017

美国今年还会加息吗?

日前公布的美联储议息会议纪要表明,美联储官员们对“年底前是否需要再度加息”出现较大分歧,核心在于对未来通胀形势的判断。这是一种变化,从过去几乎没有什么分歧变成“出现分歧”。


从数据看,目前美国物价水平正在承受向下的压力,这对美联储的加息决定当然会产生根本性影响。因为美联储把CPI目标设定在2%,所以,如果未来通胀预期不是上涨奔向2%,而是相反,那美联储加息的动力势必大打折扣。美联储一些官员认为“这样的情况是暂时的,是受到偶发因素影响”。但会议纪要显示,部分与会者表示担忧,他们认为:“今年通胀率保持低位的局面可能反映出更持久因素的影响。”其实,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
首先,如果我们认为“供求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决定价格走势”的话,那问题应当是:这个世界大类商品的供求关系到底是供大于求,还是供不应求?结论恐怕不用多说,笔者认为,至少是“供大于求的品类占据主导”。


其次,影响物价的还有货币因素。所有人都认为美国滥发钞票,最终一定导致物价暴涨,这也是美联储试图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的关键原因。但殊不知,影响物价变动的主要不是货币,有可能是“信用”,是“杠杆”。经济学家向松祚先生就做过大量实证研究,他的结论就是:不是通货膨胀拉高物价,而是信用膨胀拉高物价。如果他的研究结论是正确的,那恰恰可以解释“为什么这些年发达国家‘滥发货币’却没有引发物价暴涨,反而是世界长期徘徊于通缩之中”,因为“全球性商业信用收缩”,信用膨胀的部分只是政府信用。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货币乘数从接近9倍的水平下降到不足3倍,这实际就是商业信用萎缩的表征。


所以,请不要见到“超发货币”就立即联系“通货膨胀”。经济学理论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:从货币投放到物价上涨,中间必须经历一个重要的环节——需求旺盛。但是,当今全球经济学家都在讨论一个问题:货币政策效能还有多高?为什么提出这样的疑问,因为经济学家发现,大规模的货币投放,并未有效拉动需求。这就是问题:货币投放并未有效拉动需求,那物价如何上涨?


另一个事实是,大量货币和商业信用被使用在金融市场。比如,美联储加息与否,更多的考量恐怕不是物价,而是股价。这也是华尔街金融大佬最担心的问题。10月9日和10日,即将离任的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·朔伊布勒连续预警:全球债务和流动性的急剧上升,对世界经济构成一种重大风险。同时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,全球央行集体退出“极度宽松”的动作势必引发新的金融灾难。


这是个“两头堵”的麻烦。正因如此,货币政策选择势必极度审慎,这也是美联储为什么剧烈地“闹腾加息”,但实际却慎而又慎、缓而又缓的关键。其实,不管年底美联储是否加息,都证明笔者年初的判断是正确的:美联储今年最多加息两次,而绝不是三到四次。


那么美联储年底会不会加息?笔者认为取决于两点:其一,美元贬值和人民币升值的幅度,因为这决定着美国必须依赖进口的“一般性消费品”价格是否上涨,而这一点决定美国CPI是否有上行接近2%的动力;其二,观察“试探性缩表”之后将带来怎样的利率效果,最终才能得出结论。


分享到
  • 微信好友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我要报名—赞助形式(可多选) ×
我要报名 ×